計劃外的連鎖反應 – 投資人關係的Kei

我在學生時的理想就是在台灣按步就班的升學之後去美國唸書。 但是高中沒有考好,很快就得重新計劃, 最後決定要先加強自己的英文能力而去念外語出名的文藻大學 (當時是五專), 入學時當然也是以英文系為第一志願, 但是依照分數分發課系的時候卻眼睜睜地看著英文系的最後一個名額在我面前被撕掉, 於是我就這樣進入了日文系。。。

跟日文切不斷的緣

老實說那時我對日文沒有什麼興趣, 但是也就這樣加上副修英文念了五年。 畢業之後想要再有一個專業能力, 就決定去插班考大學。 雖然錄取率很低, 但是也就靠著一股拼勁努力準備,幸運地考上了公共關係系。 在大學時再利用了一個到日本當交換學生的機會把自己之前沒有好好念的日語補強。 過了一年回到台灣, 在畢業時因緣際會知道有外商廣告公司在找能用日文跟客戶溝通的業務企劃, 雖然我的本科不是廣告,還是硬著頭皮拿著拼拼湊湊的能力去應徵, 結果很幸運的被錄取, 打破了很多人的眼鏡。

在廣告公司工作一陣子之後又想到自己學生時的美國夢,就去申請了美國學校的MBA課程 。 對MBA學生來說, 找工作是整個課程的重點, 在上課之餘需要花很多腦力,體力跟錢力去參加各種的就業活動。 我找到的工作是在國際管理顧問公司的日本辦公室擔任顧問。 還記得當時受到了公司的事前邀請到了一個專門為日/英雙語人才辦的人材博覽會,一天連續做了三個面試, 結束之後當場就決定被錄取, 現在想起來還是很不可思議。 以一個誤打誤撞開始學日文的人而言, 這個技能似乎一直在我人生重要的時刻拉了我一把…

在異鄉找到了工作的熱情

在日本的顧問生涯裡我經歷了很多案件, 甚至還有長期被外派到香港支援的機會。 做了兩年之後希望能有在公司裡的實際執行經驗,就轉職到了一家當時正積極拓展海外的日本遊戲公司做策略規劃及專案執行。之後內部調動到了投資人關係(Investor Relation, IR)部門, 終於在百轉千迴之後找到了能讓我有充滿熱情的工作。

隨著資本市場的資金流動國際化,日本證券市場的外國人投資比率增加,日本的上市公司比起以往更需要有能和海外機構投資者溝通的角色。這時候我的語言能力和MBA的背景就能在IR的職位上双重發揮。IR需要分析財務數字後要把公司未來走向跟市場溝通,可以在短時間內理解公司的經營全貌,並代表公司與證券分析師及專業基金經理人溝通。理性的分析面及感性的溝通面都能很平衡的使用,加上每天接觸不同的人,平均每年要辦2-4次的法人說明會以及接受約100次的機構投資人採訪,讓我這種喜歡變化的個性樂在其中。 在遊戲公司裡做了一陣子的IR之後轉職到了一個準備在日本上市的外商公司擔任IR, 今年9月再轉職到一個日資服飾公司的IR部門, 希望可以繼續精進IR的專業。

給想轉職但又卻步的人

我在在日本7年時間不長卻已經歷了三次轉職。 老實說,這對一些日本企業而言是負面的,有些人材介紹公司還會提到某些企業會不收轉職超過3次以上人的履歷。但是想在日本換工作的朋友們或許不用像我這樣多繞了一些路, 所以我有以下的建議:

找到你的熱情:

可能是職種或是產業,如果還都沒有的話就要有強烈想留在日本的心(笑)。

多徵詢其他人意見:

公司的氣氛和文化往往是決定的最大因素。所以盡量去多問問身邊的朋友, 說不定會遇到你想去任職的公司前輩, 其他人也可以給你很寶貴的意見。

自己在轉職的過程中也會有很多氣餒跟惶恐,但我覺得我們也沒必要硬要把自己套入日本就業的價值觀裡,而忘了運用自己的優勢。很幸運自己在這樣一連串的因緣際會下找到自己有熱情的工作。表面看起來是跟自己所學及規劃完全不同。但以前的每一個變化其實都環環相扣,一個都不能少。只要有一個方向, 每一個美麗的意外都會帶你去好玩的新階段!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