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お疲れ様!初秋來去鄉下住一晚】一起編織「自己流」的海外生活

|海外生活:理想與現實,矛盾的拉扯?

 

如果要我用幾句話來形容海外的生活是個甚麼樣的感覺,我可以說的是,如果沒有計畫跟持續不斷的努力,到頭來的生活可能可以想像是一位沒有手臂的人坐在擺放餐具且有美味佳餚的餐桌前的感覺吧。

 

外面的人看你的生活似乎很豐富,有看起來不錯的物質生活,簡單講: 你的物質上也許不至於貧窮,你甚麼都好像有,但會發現似乎找不太到著力點展現自我,被精神上的匱乏包圍。

 

先前我們接觸了將近60位在日本各業界發展的台灣人,請他們分享自己如何飄洋過海,並找到機會開始生根的經驗談。一般而言,第一步就達到自己理想中的生活模式真的是很難,我的建議還是必須提早有計畫性的進行旅外生活,比方說「持續進化」就是其中一個重要的做法,達成階段性任務後即可往下一階段邁進,然而,在這過程中,如何建構自己職涯以及生活的模式變成生存與淘汰的命運關鍵。

 

其實生活總是這樣子的吧,原本看起來摸不著頭緒,充滿未知的未來,會隨著時間慢慢出現一定的形狀,有人剛開始會不斷碰壁,但在某個時間點會突然覺得自己好像有能力可以做些甚麼,有效利用身邊的資源,然後越做越多,生活會漸漸豐富,接觸的人也會慢慢不同。然而有一些人即便待了好一陣子,但始終不知道自己生活的意義,然後選擇離開或是在海外繼續幹著自己根本不喜歡的事,只是為求逃避。

 

|關於哈姆 Hamu

 

我想 哈姆 是少數幾位知道自己正在做甚麼,或是說她知道自己想要甚麼樣生活的女生。來日本才四年多,當時的她一邊在某間小小的貿易商工作之外,周末才是她活躍的舞台,除了主辦語言交換以及料理教室的活動之外,還是超過 4萬人的臉書大型社團: 日本打工互助會的 管理員之一。有時候我會想: 哪裡有那麼多時間可以用? 但就她的說法: 「因為我做起來很開心,並且想將活動不斷進化,反而是因為這樣覺得時間真的不夠用」。

 

這天我們相約在星期五的下班後,素顏的她看到我揮了揮手,擠出一絲上班族在結束一整天工作後,彷彿小宇宙燃燒到盡頭的笑容。確實,身為一個外國人非常有同感,基本上使用外語時大腦需要的能量有可能會翻倍,所以下班後很多人會想直接進入「Off」的非社交狀態,有人會去運動,找朋友小酌,或是尋找其他自己可以從中得到放鬆的活動。

 

我們閒聊的過程中,聊到了她幾乎在這個初秋的季節都會安排的活動,經由她的口述,彷彿時空轉換,體會到除了步調快速又壅擠的首都圈,在鄉下地方也能找到屬於她的下班後療癒感呢。

s__15450116

・秋天,是稻子蔬果豐收,叢花綻放的季節。也是一年一次到新潟朋友老家幫忙收割稻子的時期。

 

|前往新潟:

(口述:哈姆)

大家好,我是在日台灣人,在東京某家日商女鞋貿易公司上班。

 

星期五,倒數下班前30分,按照以往經驗,前輩的日本人們很愛在這時間才把要翻譯的資料交給我。從電腦螢幕前抬起頭,壯著膽詢問是否有工作需要我協助的地方?再補一句今天有事情需要準時下班,請見諒。

 

進日商的大家都知道公司內部很重視上下關係,有著後輩必須要最早到最晚走的潛規則。不過明明就沒事還硬要拖時間的話也是挺浪費時間的,後來發現只要先行報告,都是可以先逃走,阿!!是先下班。

 

回到池袋搭上往新潟的西武巴士,這次的目的地是位於離東京約270公里,開車約3.5小時的新潟県魚沼市。說到新潟,最有名的就是魚沼產越光米(コシヒカリ),也是獲日本認證特A級的好米。這天我比較晚出發,到了新潟已是深夜,隨便洗完澡和朋友閒聊一下後就匆忙入睡。隔天一大早起床,朋友的媽媽已準備好的早餐,除了海鮮之外都是自家種的米和蔬菜,媽媽笑著說:因為人數太多,所以就用仿海鮮丼的方式讓大家夾喜歡吃的。媽媽的料理,樸實的調味,但是卻很溫暖的味道,餵飽了肚子也填滿了異鄉遊子的心。

160910_06

160910_07

 

現代農業已經進步到全部機械化耕作收割,但是爺爺還是使用半傳統方式:用割稻機進行收割、人工搬運曬穀、脫穀等進行稻米的加工等,是非常需要人力的作業方式。因為爺爺年紀也大了,問爺爺怎麼不使用機械化呢?

 

爺爺笑了說:「我是興趣在做種稻和栽培的,不需要花錢買那麼大台機器,而且大家都會大老遠從東京來幫我就夠了,能看到大家我也很開心。」爺爺的一番話,讓我覺得這可能是爺爺種的米這麼好吃的關鍵。

160910_08

  • 日文叫做[バインダー],是把一束一束稻穗割斷後,用麻繩束起的割稻機

160910_29

  • 曬穀。爺爺站著這麼高嚇死我了。

 

在新潟,好吃的不只有米,因為這裡的天候水土環境,蔬菜水果也是非常的甘甜。為了犒賞我們收割完兩片田,爺爺帶我們到他的農田採小番茄或是小黃瓜帶回去。而有經驗的我,每次來都一定會去「ものずき村」買便宜的菜回東京。「ものずき村」,是由爺爺和另外2位60幾歲的爺爺一起經營的高齡者交流場所。大家將自己耕作的農作物、或是民俗手藝品、園藝植物等,拿來這交流販賣。有新鮮現採的當季蔬菜、特製的醃菜乾魚之類的。

160910_18

・左邊的白色棚子是蕎麥麵店[げんたん]

因為地點是在関越自動車道旁,所以有很多路過的車友也都會停下車在旁邊的蕎麥麵店用餐,休息。有趣的是,每個東西上面都會有貼生產者名字的標籤,如果是一大早去的話,或許還可以跟栽種的爺爺或奶奶聊天。(每天早上7點都會開始有人拿來,到下午3,4點幾乎就沒有了)

 

160910_01150620_45

・第一次知道南瓜不只有綠色       ・兩根白蘿蔔才日幣50元!

 

跟台灣一樣,日本也存在著鄉下人口外移,高齡化,獨居老人變多,最後只能被送到養老院。但是在這裡,我認識到一群非常健康活力,對生活充滿熱情的爺爺奶奶。用年齡來比的話,我絕對是年輕人。但是論行動力,我覺得他們比我還年輕,還更勇於挑戰。光是爺爺在泥濘的田地那之快的來回走動就嚇死我了,而我卻被泥巴困住不下數百次。

img_6480

朋友的家外面是一望無際的農田和一座座的綠山,天暗了之後,夜空中的星星和月亮也探出了頭。我坐上了車,帶著我的戰利品即將回東京。車門關上後,爺爺,奶奶,和朋友的家人們對著在車內的我揮手,那場景就好像在台灣時,我很愛看的日本電視節目:「鄉下住一晚」一樣。直到看不見他們為止之前,他們還是一直在對我揮手。

 

每次來到這,心情仿佛就像回台灣見家人老朋友一樣熟悉。我從他們身上,從這個環境,重新得到了勇氣和力量。讓我能繼續在異鄉向著自己的目標走。

 

 

結語

 

走回車站的路上,哈姆告訴我,今年的她除了繼續和大家在東京努力工作之外,還想要更著墨於活動的精緻化以及更多地方生活的體驗,從她的眼神中我看到不同於以往的熱情跟野心,我在想,海外生活的魅力除了工作有挑戰性之外,與不同人不同環境下所產生的火花,更甚能對自己發展出更強的可塑性。

 

很期待她下一年度的表現,就如同電玩遊戲裡的升級一般,我已經感受到強大的力量正在醞釀。

img_6477

・大家辛苦了!

 

img_6492

・回到東京後,收到新瀉媽媽寄來我們當時收割的稻米。雖然不是自己種的,但是能吃到自己收割的米,也別有一番成就感。

 

|文章 PRODUCER 王伊森

|Worklife in Japan 首頁: 東京生活平衡專頁

|口述 哈姆

|延伸閱讀 → 在日本教台灣料理怎麼作! 為「辦活動」而生的HAMU

 

Talking x Talking 日本語x台湾華語
「Talking x Talking 日本語x台湾華語」是日本人跟台灣人限定參加的少人數制

語言交換活動。每月六日不定期開辦1~2場。

活動的進行是分為前半和後半。前半是自由聊天; 後半是讀書時間,有安排日本籍老師(會中文)和台灣籍老師在現場可以為個人進行特別指導(課本問題解說﹑日常會話用語﹑發音矯正等)。

 

食いしん坊・愛吃鬼の料理教室

沒有料理經驗,也歡迎參加。只要你跟我一樣都是愛吃鬼!每月六日不定期開辦1~2場。用在日本就買的到的材料,簡單作出台灣味料理(夜市美食,傳統小吃﹑甜品等)

No Comments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