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現實生活中追求夢想 - 全職媽媽設計師 Dacy

現實生活中追求夢想 – 全職媽媽設計師 Dacy

我在復興美工念平面設計, 畢業之後先去了廣告公司上班。 但是一直沒有辦法適應, 半年之後就決定跳出工作環境, 重新思考自己的下一步。 唸書時候接觸到的都是日本設計元素, 覺得將來可以賣些日本的小東西的話似乎也不錯, 在19歲的時候就很隨性的決定先來日本唸日文看看, 完全沒想到10幾年後我還會在日本, 還變成了一個邊帶小孩, 邊在家做手工的媽媽(笑)

img_0729

日本文化服裝學院的日子

來到東京念了一陣子語言學校後, 想法開始有點轉變, 覺得如果只是批貨回台灣賣的話沒有什麼特別的, 再加上自己仍舊對設計很有興趣, 在日本住的期間也受到很多感官的刺激, 就想繼續留在日本唸書,申請上了日本文化服裝學院專攻造型。 文化學院的留學生很多, 一開始很自然的都跟外國學生在一起。 但是過了一年之後覺得該要多了解學校在日本的資源, 才比較積極的去參加學校舉辦的活動,認識了很多日本同好和業界的前輩, 都也在那時候遇到了現在的先生。 到了後期覺得想多學關於商業攝影的彩妝, 還選擇在學校多待了一年。 但是畢業時要找工作時卻遇上了簽證問題。 簡單的說,日本彩妝業算是學徒制, 剛開始需要有一個肯帶你的彩妝師。但是一開始的薪水不高,也沒有預算幫外國人申請工作簽證, 馬上在我面前出現了一個找不到解的難題。最後我決定以待在日本為第一優先, 再去申請去資生堂美容技術專門學校繼續唸書, 希望可以邊增進彩妝方面的知識,邊想下一步該怎麼走。

 

101205-10-1812-1

資生堂和女兒的出生

但是到了資生堂之後發現學校的課程原來是偏重整體造型和髮型設計, 跟我想做的商業彩妝有點差異。 已經念了好幾年的書的我也開始焦慮, 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真正開始做我想做的事。 所幸的是在這時候我和先生決定結婚,先解決了簽證的問題。 畢業之後我申請去資生堂的沙龍工作, 順利的成為公司裡的第一個外籍社員, 可以開始計劃邊有穩定收入, 邊開始我想做的彩妝。 但是就在快過實習期,可以轉成正社員的時候, 我發現我懷孕了。。。

資生堂是一個有非常完善女性福利制度的公司。 譬如媽媽最多有到三年的產假,回到職場之後也是有很多支持在職媽媽的系統。 但是沙龍的工作對身體負擔很重,自己因為身體的因素讓我在懷孕早期的風險很高。也考慮如果回歸職場之後還是要從頭做起, 要到達自己想做的職位會需要很多時間。 所以雖然很感謝公司的支持,我還是決定辭去資生堂的工作, 好好專心準備新生命的來臨。女兒出生, 生活有了正常的規律之後, 我也陸陸續續經由朋友的介紹做了一些彩妝/造型的案子。 有時候忙不過來或是需要在台灣和日本來回的時候, 就找媽媽來支援 (笑)。

 

thumb_img_3230_1024

Maison de Dacy品牌的成立

Maison de Dacy 的開始其實也是一個意外。 兩年前搬家的時候有很多朋友幫忙, 想要回送手製的禮物給他們。 當時想到了在文化學院時碰過的樹脂素材, 就自己試做了些飾品。 沒想到大家的反應很好, 口碑在朋友圈裡擴張, 開始有人想要直接跟我買。 就這樣我有點被朋友的好意推着往前進, 在日本開了個展, 也在facebook上成立了一個自己品牌的粉絲團, 讓喜歡我的設計的人可以直接來跟我購買。從2014到現在, 品牌漸漸有在不同的地方曝光,也有被母校邀請去做客座演講。 這個夏天也決定再跳出舒適圈做些新嘗試, 7月先在日本的Handmade in Japan Fes出展, 8月也回去台灣辦展覽, 看看有什麼新的可能性。

但是要能在育兒和自己事業中找出一個平衡真的很困難。 因為先生的職業也是長工時, 一般時間都是只有自己在照顧小孩子, 每次都只能利用短短的下午空閒或是小孩子睡覺之後的時間做自己的事。 隨著品牌越來越順利, 小孩也要開始上課, 自己更要思考怎麼才可以最有效的利用自己的時間。


 

給有日本設計夢的大家

藉著這次的訪談再重新思考了自己在日本10多年的經驗,如果有人想來日本念設計或是在這裡從事設計方面工作,我會建議要多利用在學校的時間。 多去參加校內外的活動,再藉著這些機會去認識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 做有趣東西的教授或是業界的前輩。 當我開始自己做品牌的時候, 除了自己在學校裡被訓練出來的技巧之外, 最受用的就是在學校時認識的人脈。 就算一開始對自己的日語不是那麼有信心, 還是該去多嘗試,才能試著找到自己能在日本做的東西。

%cf%84%e2%95%96u%ce%b8ao%cf%86e%e2%96%92%cf%84u%c2%bd_7194thumb_img_9389_1024

Tags:
No Comments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