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食性人生,不上班的另一種選擇:演藝口譯/企劃的欣芸

“自由”這個單詞怎麼想都不覺得會在我們刻板的日本觀念裡出現。 但是這次訪問到的欣芸就是從她的日本經驗裡學到了這兩個字。 為了自由, 她離開了日本去找尋自己想要的事。 也因為自由, 她帶這她所有的經驗選擇了再一次回到日本。

現在在日本是從事什麼方面的工作

統稱自由業(笑)。 我做過很多事情, 不過最近主要是做日本演藝圈的企劃案跟藝人的專屬口譯

是怎麼有機會接觸到這些工作的

我一開始是來日本念大學,我的大學很特殊,是用英文跟日文雙語上課,我的室友是泰國人跟肯亞人,同學和教授也都是來自世界各地。 這裡或許是開啟我身體裡不安分因子的啓蒙之地。畢業之後也就跟其他日本大學生一樣開始參加就職活動, 最後拿到一個日本大手藥廠的內定。這家公司在日本評價非常好,是個很替員工著想,福利也很好的公司。我們進公司後社長還安排我們這群新進員工搭他的帆船一起出海,而社長在日本的三個度假別墅,只要經過申請,都可以自由使用。進公司之後我被派到國際採購部門,負責對台灣與世界各地的採購業務。

原本以為在這麼好的公司我應該會一年一年的做到結婚生子退休。 可是待了一年多之後卻發現我完全沒有辦法在企業體制下生活, 對所有的規則都有很大的疑問: 為什麼人一定要工作五天休兩天假?為什麼一年只能有10天年假? 再看著坐在旁邊, 年資10年的前輩日覆月累的做著一樣的事情。 心裡開始產生一些疑問:我的人生就是要這樣子嗎? 在一個在加班加到很想哭的一個夜晚,我遇到了一個來大阪旅行的美國人,23歲的他告訴我他把美國的家當賣掉,正在環遊世界。

離開一個安定而美好的環境,需要有人推你一把。我想,那個素昧平生的美國人正是那個人。我下定決心要離開舒適圈,出去闖闖看。

離職之後我回到台灣,拿了日語導遊執照開始在台灣帶日本人觀光。一開始因為是新手,團量不穩定,我也在日商婚禮公司當秘書跟口譯,或當日本人的中文家教。

熬了幾年後團量穩定了,我也可以自由休假安排出國的假期。  因為很喜歡旅遊,自己也去了很多國家。 甚至有機會去泰國工作了一陣子。 日子是過得很自由, 但是也是有起有落。CASE不穩定時候也會突然好想找個日商的工作,領一份安定的薪水算了。但這時候會告訴自己,如果要上班,留在大阪那家福利好又安定的藥廠工作就好了 『當時到底是為了追求什麼而離職?不就是因為不想被體制綁住嗎?』我常常這樣提醒自己。

除了導遊,我也很幸運接觸到許多日本節目或雜誌來台灣拍攝的工作,這些經歷後來都在意想不到的地方派上用場。

前兩年大學同學決定要在大阪開珍珠奶茶店, 問我要不要去幫忙。 一直都對餐飲業很有興趣的我,想說也是再回到日本住的一個機會, 就搬去了大阪。在朋友的公司我負責珍珠奶茶店的甜點開發與產品的海報設計,朋友知道我很難被控制的個性,也給我很大的空間自由發揮。如果不是遇到了我現在的老公,我應該會在他那裡待久一點。 因為老公工作的關係,結婚之後就搬來東京。 老公跟傳統的日本人不太一樣,他一直都在日本的外商公司工作,身邊的同事都是很會賺錢的女強人,雖然我們結婚了,但基本上兩個人的經濟都是各自獨立的。這時候難題來了,我需要收入,但是我不太想進入一般公司工作,一方面我已經離開辦公室生活快10年,一方面我不想妥協,放棄我離開藥廠時的初衷。但是,在東京不像臺北,有很多人脈讓我不愁沒有CASE,來到這裡我得一切歸零。

還好,就在我存款慢慢耗盡時,有個機會進入了日本的藝能經紀公司,因為是個為期不到一年的短期約聘職務, 也沒有必須為公司打拼好一陣子的壓力,正合我意。他們有在台灣市場做日本藝人的走秀活動, 與台灣電視台共同製作綜藝節目,我負責的主要工作是帶日本藝人來台灣參加錄影,以及在台灣辦活動時跟台灣方的溝通協調等。也因為在台灣時,曾經擔任過一些電視節目,雜誌的口譯工作,當時學習到的技巧到也剛好派上用場。

現在雖然已經不是這家經紀公司的員工。 我現在還是以freelancer的身份接他們的案子。 這也許是日本演藝界比較特別的地方,一個活動或一個企劃案裡,執行的人有一半以上都是外包。我很幸運因為在這家公司工作的經驗,讓我現在可以再回到接案生活。除了前東家的案子,我還會接一些商務口譯跟一些日本企業的對台宣傳活動。

做日本藝人的口譯有什麼特別的經驗嗎

印象最深刻的是擔任日劇劇組在台灣拍攝的口譯,我相信很多人跟我一樣都是看日劇長大或是看日劇學日文,對日劇有種特殊的情感。而我做夢也沒想到可以跟日劇的劇組近距離接觸,參與他們拍戲的過程,甚至導演還讓我嘠了一角(笑)為期十天的拍攝期間,每天半夜兩點解散,早上六點集合。而演員們也是一早開始化妝,大家都非常的敬業。拍攝的過程中雖然很辛苦,但結束後的心情是歡樂的。如果能因為日劇在台灣取景,將台灣美好的一面讓觀眾看到的話真的是非常值得。

最近對我來說比較有挑戰性的一個工作是協助一位日本藝人在台灣開記者會跟上一些採訪通告,而我在活動前幾天才被告知要『順便』主持記者會。當下心裡沒有想太多,口譯跟導遊的工作讓我很習慣拿麥克風,所以也就不以為意。直到記者會前一天拿到流程表才開始緊張,太慢發現主持的語言情緒跟口譯是完全不一樣的,不但要熟記流程,語調還需要有許多抑揚頓挫,當然臨場反應也很重要。還好有個優秀的主持人朋友緊急幫我對稿,當天總算沒有砸了人家的場子。

『自由接案』這樣的工作模式,常常會給我很多意想不到的挑戰跟驚喜,隨著客戶的屬性會接觸到各式各樣的領域,這也是我喜歡這樣的工作形態的最大原因。

在日本藝能經紀公司裡工作是什麼樣的感覺

日本企業還是傳統的管理。 藝能公司也是有自己應付日本市場的一套方法。 不過還是有一些公司開始對海外市場有興趣,台灣市場一直跟日本有比較親近的關係,所以他們有在做一些嘗試,譬如把搞笑藝人放到台灣,或是在台灣做一些日本藝人/模特兒的活動。

不過在這個行業裡就沒有要在同一個公司做到退休的概念。 很多人都是進進出出演藝圈。 我的例子也是雖然離開了公司, 之前合作過的同事或是其他公司有案子的時候也會來找我。 而且角色不同工作感覺就不一樣。 在公司裡面可能做的不是那麼高興, 可是自己接案子的時候就覺得比較高興。是因為賺的比較多嗎 (笑)。 主要還是因為有點距離才會有美感的。

接下來有什麼計劃嗎

到現在都是自由過著生活的我,現在也邁入人生的新階段。 剛結婚不久, 也有開始在考慮下一步。 而且現在開始也應該會以日本的家庭為重,不能想以前要去那裡就馬上買機票飛過去。 每天儘量回家做晚餐,如何當個好太太這些新的課題我要怎麼自我平衡就是我最近的得做的事情吧!或許,當日本主婦當久了我可以變成日本料理達人也不一定(笑)

最後有沒有想給來日本生活/工作的人的一些建議

嗯,我覺得來這裡『體驗生活』是最開心的生活步調

想來日本生活的人可以先來日本玩個一兩個月。先適應看看這邊的環境和生活步調,不過如果太年輕,除非你有想要學習的領域,我實在不太建議在很年輕的時候就定居日本,日本是個發展成熟生活環境也很便利的國家無誤,但是一切都安排得好好的環境會讓人失去解決問題的能力。居住在日本的我,基本上就是跟著日本的框框走,我每天化妝,衣服參考日本的時尚雜誌穿搭,遇到人會點頭微笑打招呼,垃圾分類徹底卻多層次包裝,講話壓低音量。

日本是一個一切都有操作手冊的社會,看似有秩序但也有許多固執與僵化的地方。想要來生活,先想清楚自己有沒有辦法把自己放到這個框框裡真的很重要。

Share this...
Share on FacebookShare on Google+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LinkedInEmail this to someone
Tags:
No Comments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